<pre id="lpn9l"><b id="lpn9l"><thead id="lpn9l"></thead></b></pre>
<p id="lpn9l"><mark id="lpn9l"></mark></p>
    <pre id="lpn9l"></pre>
    <p id="lpn9l"></p><p id="lpn9l"></p>

        <pre id="lpn9l"><ruby id="lpn9l"><mark id="lpn9l"></mark></ruby></pre>
          <p id="lpn9l"><mark id="lpn9l"></mark></p>
            <pre id="lpn9l"></pre>

              <output id="lpn9l"></output>

              央行:如何解決銀行“惜貸”“懼貸”問題

              發布時間:2020-09-11 17:06:43   來源:西部控股   
              中國人民銀行9月10日舉行“金融支持保市場主體”系列新聞發布會(第二場)。人民銀行辦公廳副主任羅延楓主持發布會,銀保監會普惠金融部一級巡視員毛紅軍、人民銀行南京分行行長郭新明、人民銀行成都分行行長嚴寶玉、中國農業銀行首席專家兼普惠金融事業部總經理許江、平安銀行普惠金融管理委員會秘書處秘書長孫獻軍出席并介紹“敢貸、愿貸、會貸、能貸”機制建設有關工作情況。

              小微企業金融服務工作一直是監管部門關注的重點。毛紅軍介紹稱,引導建立“敢貸、愿貸、能貸、會貸”的機制,一直是監管政策的一大特點。近年來,銀保監會從信貸投放、資本監管、不良容忍、盡職免責、外部環境建設等方面,出臺了一系列差異化的鼓勵支持政策。
              由于小微企業自身有一些風險特點,商業銀行特別是基層網點和業務人員對于小微企業有一種“惜貸”和“懼貸”的心態。為什么“惜貸”、不愿意貸?因為不劃算、績效低。為什么“懼貸”、不敢貸?因為不良高、怕問責。毛紅軍強調,“敢貸、愿貸”主要是機制問題,歸根到底是解決銀行服務小微企業的內生動力問題。
              據毛紅軍介紹,針對績效低問題,銀保監會要求商業銀行將普惠金融的指標在其分支行績效考核的權重提升到10%以上,解決小微條線沒有績效的問題;針對不良高這個問題,監管政策明確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的不良率可以高于各項貸款不良率3個百分點以內的容忍度;
              針對“怕問責”這個問題,要求商業銀行細化授信盡職免責的內部制度,為基層員工解除做小微業務的后顧之憂。
              對于小微企業,銀行不敢貸多是出于對風險的顧慮,顧慮的原因主要在于銀企信息不對稱。對此,人民銀行、銀保監會一直在推動地方建立區域信用信息的共享平臺。嚴寶玉介紹稱,人民銀行成都分行牽頭建立了“天府信用通”平臺,向銀行、企業免費開放,共享工商、稅務、電力等53類信用信息14億條。郭新明說,人民銀行南京分行協調推進信用信息共享,加強地方征信體系建設,在蘇州高標準建設全國首家小微企業數字征信實驗區。同時,為了消除銀行機構對追責的擔憂,江蘇推動銀行業金融機構有效落實盡職免責制度,1至8月全省主要銀行業金融機構累計進行責任認定人數2.57萬人,其中免予追責2.1萬人,占比達81.7%。
              “‘能貸、會貸’更多是能力問題,要對小微企業做到‘能貸、會貸’,核心就是對銀行的專業服務能力建設提出要求,涉及人才、技術、產品、信息等多個方面?!?/span>毛紅軍說。

              許江介紹了農行深化“三農+小微”“雙輪”驅動普惠金融體系所做的工作,包括打造覆蓋城鄉的1900家普惠金融服務專營機構,建設2048個縣支行,12521個縣以下網點和60萬個“惠農通”服務點。他同時強調,小微企業金融服務如果沒有現代化產品做支撐,難度是非常大的。因此,農行加快數字化轉型,讓科技為普惠金融服務賦能,為“會貸”提供有力支撐。



              返回
              西部传媒,西部传媒有限公司